【第282期】一根长长的线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7-13 13:24:4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笔名古风,甘肃榆中人。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杂文协会会员。




 

01

跨年

跨年

A   B   C    D   E   F


 

旧的一年走过

新的一年又来过了

辗转的时光

我梦的趔趄

您牵不住的手

 

昨天至今天

去年至今年

夜半的钟声

岁月的抽泣

 

而我

愿意停留在十月的风里

扯着您的衣襟

即使您的笑容僵硬

双手冰冷

 


02

过渡

 

过渡

人很静,夜也是

我却是如此地清醒

爸爸,想您百次千次万次

……

我一分一秒地过渡

夜半的时针

不停地戳向我的良心

 

不眠的枕边

那么多的心愿

那么多的可能

那么多的遗憾

我都没来得极完成

 

爸爸,我丰衣足食的病床照顾

怎么能抵过

您食不裹腹地拉扯与抚养

 

爸爸,常常想起

您手把手教我写〞人〞字

可我觉得良心

比人字更加难以琢磨


 

03

夜半

 

所有的所有的

在这时

会显得更加浓烈

 

而有些明亮

也因此更加突出

也许你不明白,我想

你一定会愿意

在夜的拐角

有我想起你的刹那

 

除了我

没有人知道

即使你明白了

但我确实已经学会放下

 

寒风穿窗而过

我会低吟

与你的一切邂逅

让风带走

 

 


当夜和孤独并肩齐行

内心深处的牵绊

也会悄然而至

 

我不对望月光

因惧怕惊醒比黑

更深的悲伤

 

有话您就捎给星辰吧

关于写诗与想您

是我毕生的课题

淡淡地淡淡地

淡出一抹夕阳


05

觉醒

 

生命里

总会有一件事的发生

让人在一夜间觉醒

 

我逐渐明白

失去是怎样心碎的

一种无奈

而失去后所发现的美好

又是那么多那么多的

重重叠叠

 

当缘分谢幕

我在极远极远的岸

站成一棵孤独的树

请容我

用叶作舟来泅渡

你我的来生

 


06

如果有人问起

 

 

如果有人问起人生

我绝对无法回答

就像站在

这夜的最深处

丈量不出夜的长度

 

除了失眠的的人

不会有人知道

此刻静中的不静

是怎样的脱节

 

一切的美一切的爱

再也拼揍不出完整的画面

像一块破玻璃

 

就让我们

期待一次相遇吧

你静静地来过

然后静静地离开

 

过年了,爸爸

大年夜的烟花

我累积的思念

 


07

过年了,爸爸

 

 

爸爸,我终于学会伪装

再不需要依靠的肩膀

也不再寻求哭泣的地方

一个人站在月光下

将泪水疑成霜

也算是另一种坚强

 

过年了,爸爸

有好多亲人的电话

我再也不敢拔起

妈妈的,姑姑的,叔叔的

怕自已哽咽的喉

堵塞新年的祝福

 

过年了,爸爸

我依然是一个人

我怕见到您的同龄人

怕见到比您年纪更大的老人

他们稳健的步伐

会带给我足够的刺激

 

过年了,爸爸

您不在

年味不在

快乐不在

请您原谅,爸爸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