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级组建交通产业基金群起  基建融资渠道扩宽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4-15 12:36:0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交通产业基金正在成为地方政府撬动交通基建投资的又一重要工具。

 

接近交通运输系统的相关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表示,目前已经组建的省级交通基金数量最少已经达到9支,还有另外9支省级交通产业基金处于前期工作或者研究论证阶段,其中2支已经报批省政府。这些基金将会主要用于新建交通项目,优先补足项目资本金出资缺口或政府补助配套资金缺口。

 

按照经济观察报的统计,云南、青海、甘肃、内蒙古、贵州、浙江、湖南7个省份的交通产业基金总规模就已经超过5000亿元,其中仅甘肃省就同时筹建了三支基金,这三支基金的规模总和达到了1600亿元。

 

交通运输部科学院交通发展研究中心博士翁燕珍表示,交通产业基金可以与目前基建领域正在推广的“PPP模式”(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结合,这种“政府投资基金+PPP模式”可以使项目交易结构更加灵活,能够充分发挥政府资金的引导和放大效应,

 

按照翁燕珍的描述,这种基金的模式具有较高的杠杆率,以基金出资中政府和社会资本按3:7出资的比例计算,政府在基金中出资3元可以引导社会资本出资7元,约为三倍以上的杠杆率。基金再以资本金的形式投到PPP项目中,形成第二次杠杆。如果采用母子基金方式,就是三次放大效应。

 

据经济观察报此前在交通运输部相关人士处获得的信息显示,在“十三五”时期,交通基建投资需求依然旺盛。

 

参与了内蒙古自治区交通建设基金筹建的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交通财政与金融研究所高级工程师王利彬告诉经济观察报,2014年出台的《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以下简称43号文)以及新《预算法》对于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筹融资方式产生了重大的影响,投资需要资金,组建交通产业基金正是基于传统资金渠道受到影响的这一背景

 

从2016年开始的新一轮交通基建投资潮不仅催生了交通产业基金的,也正在对包括城投债在内的地方融资渠道产生影响。


多地落地交通产业基金


目前已经公布的9支基金除浙江省的一支总规模达到1000亿元的交通基础建设基金以外,其余8支基金均建立于中国中西部省份,单个基金的规模在300-750亿元区间。

 

在目前建成的基金中,多数采用了“政府财政+金融机构、企业”的形式。以云南省为例,根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的公开资料显示,“十三五”期间,云南省本级财政将会每年安排70亿元的专项资金,同时与金融机构和企业合作,运行一支600亿元规模的综合交通建设基金。

 

贵州省交通运输厅党委委员、总规划师邱祯国也在今年10月19日举办的“PPP与交通基础设施投融资高端对话”论坛上表示,贵州省总规模达到400亿的交通产业基金由每年财政提供的10亿元引导包括平安银行在内的多个金融机构合作建成。

 

2015年7月,交通运输部印发了《交通运输部关于深化交通运输基础设施投融资改革的指导意见》,在这份指导意见中首次提出“各地交通运输部门要会同同级财政部门,积极研究探索设立公路、水路交通产业投资基金,以财政性资金为引导,吸引社会法人投入,建立稳定的公路、水路交通发展的资金渠道” 。

 

王利彬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这些交通产业基金建成后,主要将以股权投资,也就是项目资本金投入的方式投入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2015年9月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在铁路、公路等交通基建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为20%,港口、机场等交通基建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为25%。

 

在省级交通产业基金以下,包括绵阳、温州、宁波等多个市级政府也相继成立了市级的交通产业基金。王利彬表示,近些年来,交通基建投资的责任主体有下沉的趋势,国省干线以及部分高速公路的建设管理主体由以往的省级为主,转变为市级甚至市级以下的行政单位为主,市级交通产业基金正是为了解决这一部分需求。

 

翁燕珍表示,在目前各地探索设立的交通基建基金中也面临着一些困难和问题:一方面基金资金成本相对较高,成本高于此前通过政府债券和地方融资平台获得的资金成本,与交通PPP项目收益率普遍较低不对称,而且基金的投资周期与交通基础设施运营周期难以匹配,也是运用基金的一个难点。另一方面基金,尤其是产业基金风险分担机制等存在不规范现象。基金中的社会资本要求对自身风险严格把握,到期安全退出,不愿意承担运营期可能面临的风险,很容易形成“明股实债”运作模式。


 

渠道拓宽

 

交通产业基金并非唯一扩张的资金渠道,2016年以来,城投债的明显增加也显示出地方要扩大基建投资需要更多的融资渠道。

 

翁燕珍向经济观察报表示,在中央财政资金以外 ,地方交通基建的主要资金来源包括:中央专项建设基金、地方财政一般预算资金、政府债券、银行贷款、直接融资,以及使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和交通产业基金等。

 

在这些渠道中,地方政府债券在今年上半年出现了较大规模的上涨,8月31日,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今年以来预算执行情况

时曾经表示,截至今年7月底,已发行地方政府债券39710亿元。其中,新增债券10084亿元,置换债券29626亿元。而这一数额已经超过 2015年全年新发地方政府债总额——根据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新发地方债总额为3.8亿元。

 

与此同时,此前在交通基建中扮演重要作用的地方投融资平台在经历了“43号文”的调控后,也出现了日渐活跃的迹象。一位地方投融资平台相关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表示,在“43号文”出台后,此前该地方投融资平台的债务全部划拨为政府债务,这使得该地方投融资平台的负债率降低,后续融资规模得到增长。同时,以往一些主要职能承接国开行等金融机构贷款的投融资平台,目前还可以通过“企业债”或者“公司债”的形式募集资金。

 

一位地方政府相关人士还向经济观察报表示,部分市级政府会在原有的投融资平台之外设立新的投融资平台,从而扩宽融资渠道。

 

政策方面的调整也进一步提供了空间,在近日银监会下发的《关于适当调整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有关政策的函》中调整了此前《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转让管理办法》中对于一个省级人民政府原则上可设立一家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的限制,允许确有意愿的省级人民政府增设一家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新资产管理公司的增设有利于地方处理基建投资所产生的部分不良资产。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