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甘南的冬天(四章) || 杜娟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9-28 15:45:1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作者简介:

杜娟,作品在《诗刊》《星星》《诗选刊》等刊物发表。获得《甘肃省第三届黄河文学奖》等三十多种奖项。作品入选《2015中国散文诗》《2015中国散文诗人》二十多部书籍。主编有《西部大开发•在甘南》《走进羚城》《合作宣传》等刊物。2008年出版了个人诗集《苏鲁梅朵》。2015年7月份,参加了《第十五届全国散文诗笔会》,2016年7月,参加了《2016中国当代诗歌论坛》。合作市作协副主席。



 

冬天的第一场雪

 

今年的第一场雪,加重了天空的呼吸,冬天散布雪的重量。

雪山在一场雪中越来越贪婪,它已经走到了雪的深处,到达了雪的内部结构,在雪花的摩擦里练习把自己变白。

山峰一一把雪花举起,大面积的雪花把天空渲染得更白,它想到了晚上深入夜的身体,为夜晚治伤,为它保留一道照明的光线。

雪山锻炼着雪的毅力,与雪花共用一双翅膀,大部分时间,它只让太阳看到身上的伤痕,年复一年,雪山依然坚强,看见过一只又一只鹰,勇敢地在飞翔。

残酷的现实,经常会遇到各种事情,阳光下,它越来越勤快和雪花在一起,具有了坚强的白,遇到山鹰从头上飞过,它有了飞翔的打算。

 




留在甘南过冬的鸟儿

 

可以明确的说:“冬天,提心吊胆的事物里,没有麻雀”。

我熟悉那些固执的秉性,包括冬天和麻雀。

阳光、积雪和衰老的草木,在我眼前晃动。

“我们为了喜爱而存在”,它们叽叽喳喳表达着热爱的语言。

早晨醒来的麻雀听惯了风中的台词,为了意义奋斗终生。那些血管里留不住勇气的鸟儿,早已离开甘南,坐在南方的石头上,出现了无知和依恋。

大雪压着惶惑的树枝,一群麻雀压着大雪,晃动无所适从的冬天,告诉树林里正在努力的生命,“寒冷绽放美好”。

麻雀如果走了,也去了南方,冬天就完了,甘南将一事无成。

你不去寻找生命,生命便是寂静的。

 





甘南有一个漫长的冬天

 

甘南有一个漫长的,冬天,这像是一种保留的姿势,收藏了许久的模样一样,是无法整理和修改的

甘南也有花,漫山遍野的开,辽阔的原野由着它们烂漫或者依恋,我用具体的花朵,草叶修缮过我的生活。试图看到马群奔跑的地方,在它们的嘶叫声里,回味草原忧郁的心跳。

为了呈现干净的一面,雪花总是飘落,覆盖山、河流,让甘南长时间穿越在雪的思想里,经过岁月,可以遗忘被埋藏的丑陋或者黑暗。

雪山在青藏成为遗落的语言,但它比语言高贵坚强,漫长的冬天,给了甘南长久保留的骨气,甘南的严肃就这样存在着。

 


 




在冬天

 

在甘南,冬天多了,就成了一种威胁。

窗外的雪山有多种表达,现在沿着空气中的风滑行,始终相信有足够的力气改变存在的失明。

风在天空附着理想,凑足了单纯的水珠,然后回到雪花之中。

寒冷的日子走过一个又一个,它想要说的是,在乏味的空气里,不要失去心灵、植物还有雪花内部的温度。

雪花在清晨飘下,它的语言与手臂奋力张开,在寒冷里战斗。

是的,雪花一直都是我的战友,为纯粹、远方、朴素而作战。

“要记住,朴素的环境是我的需求”,这句话先由雪花说出。

 

 

 




来稿须知

《新边塞》是纯文学微信平台,旨在“不厚名家、不薄新人,唯质取稿”。我们真诚欢迎大家来稿。来稿要求如下:

        1.原创首发诗歌、散文、小说、评论均可,所投文字要编辑在一个word文档中投送,照片用附件形式单独发送。投稿邮箱:184731670@qq.com

        2.本平台所有来稿文责自负,打赏的费用10元以上的将微信转给作者,10元以内留作平台开展活动使用。有打赏的作品作者请加微信号:jygxzb,将作品应得费用用红包相转。若十五日内平台不刊发,作者可自行处理。

        3.《新边塞》欢迎诗人、作家及文学爱好者关注,投稿。 本平台征稿长期有效。


推荐关注下面微信号

请长按二维码关注“作家联盟”微信公众号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