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虎林‖藉河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4-28 01:36:5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天籁水影之一

藉河

文//闫虎林

秦州城的西边,有一片茂密的森林,青绿的树叶幻化成绿色的海洋,青脆的鸟鸣奏吹着美妙的音乐,阳光在枝叶的空隙间洒下来,幽静的林海里亮丽的让人炫目。呼吸着清爽的空气,抚摸着苍劲的树干,感受着阳光的爱意,让人宛如身居世外桃源,不禁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这片森林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它叫藉源。

藉源——毫无疑问这就是天水的母亲河藉河的源头。无怪乎藉河里的水有树叶的浅绿,有花朵的清香,有鸟儿的鸣唱,有生命的激情。


藉河一路欢歌,来到了秦州古城,来到了伏羲的殿前。千年古城因有了山而显得灵秀,因有了树而显得灵气,因有了水而显得灵动……


在人文始祖的庇荫下,秦州城在岁月的沧桑里更加沉稳和大气,它的身影倒映在天水湖里,和蓝蓝的天幕,洁白的云朵相映照在一起,洁净而美丽,自然而和谐。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秦州城里的古槐,经过藉河水的滋润,枝繁叶茂,生机勃勃。幽深的小巷,通向历史深处,静寂的大院,积聚了文化的清明。人们的脚步在青砖地面上是那么地从容,人们的心态在静洁的空气里是那么地淡定。因为,人生总要像这门前的藉河水一样,不断地前行、前行……


藉河的水平静而淡定,但有一位女子坐在窗棂前,含情的眼眸望着行云流水,却无法排遣心中的思念和爱恋。夫妻分离,音讯茫然,唯有思念,痛断肝肠。


漫漫长夜,孤灯暗然,辗转反侧,锦衾难眠;天高云淡,大雁南飞,锦书墨浓,谁能送达?“多情自古伤离别”,但一个别字怎生了得?但一个愁字怎生了得?是什么信念让这个叫苏蕙的女子每日里坐在窗前,坐在月下,坐在水边,就着红红的阳光,就着淡淡的月光,就着静静的灯光,用文字,用丝线编织了那愁肠百结、情丝缠绕、爱恨绵绵、相思无垠的《织绵图》?


是谁说“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苏蕙的愁绪何其多也?又是谁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藉河的情意何其多也?

藉河的水并非无情之水,它为一个弱女子承载了过多的愁绪、愁意、愁思、愁情啊!


苏蕙以一个弱女子的执着,用一根长长的丝线,牵回了一个人,牵回了一颗心,牵回了一段情,和多少生离死别的爱情故事相比,秦州城的这个故事有一个花好月圆的结局。


夏夜里,繁星满天,银河闪烁,那位叫苏蕙的女子站在织锦台上,看着藉河边上手牵手的人们,一段传奇的爱情穿越了千年的时光。


 

作者简介

阎虎林,秦州区天水镇人,曾在《飞天》、《诗歌报》、《甘肃日报》、《南方周末》、《星星诗刊》、《中国经济时报》、《珠海传媒》、《诗选刊》等数十种报刊发表诗歌散文,作品被收入《心灵鸡汤》、《中国当代短诗选》、《甘肃的诗》、《手稿》等集子,曾在中央电视台、甘肃电视台播出多部专题片,曾获甘肃省首届文学期刊联合评奖优秀作品奖等多种奖励,著作有《春柳抚摸的村庄》、《天水关》、《清风无痕》、《陶美人》《乡村的记忆》,与人合作创作或主编有《三国古战场木门道》、《天水古堡》、《雨过千峰泼黛浓》、《西汉水墨韵》、《阳光天使》、《心灵家园慈航寺》、《健康零距离》、《古堡的背影》、《泰山庙与秦州起义》、《魅力天水·风情旅游卷》等作品。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天水广播电视台。

长按二维码关注

“秦州微刊”

投稿邮箱:1029932204@qq.com

联系QQ:1029932204

来稿请附个人简介、个人照、微信号

《秦州微刊》每周赠书活动期待您的参与

唯原创、唯精品、真性情、真文章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