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局焦点】煤炭去产能,我要走西口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08 07:06:2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文/横渠后人(投稿)
(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先宇要去昌吉打工了
 
多年没见的老同学先宇从皖北打来电话,告诉我他要去新疆昌吉市工作了。细问之下方才得知,由于宏观经济不景气,此前经历黄金十年的煤炭企业现在普遍处于亏损状态,虽然还不至于停产,但企业的效益早已经江河日下了,煤炭产业全面进入发展的寒冬期。
 
身处单位中层岗位的先宇现在每个月工资大概在3000元左右,妻子因为单位效益不佳办理了内退手续赋闲在家,女儿在意大利留学。
 
电话那头的先宇显得颇为无奈。他说,自从2016年2月1号国务院发布《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后,好日子彻底到头了。其实在国务院化解过剩产能的文件下发前,作为省国资委直属的这家大型国有煤炭企业集团已经深刻感知到了行业的严冬,下属煤矿普遍亏损,不得已只有通过降低工资、压缩费用等方式度日。只是文件下发后,职工安置分流被提上议事日程。
 
虽然位居单位中层暂时还没有被分流之虞,但考虑到孩子在国外读书将需要一笔不小的费用,加之集团下属煤矿普遍开采经年,距离国务院规定的300万吨的年产能规模有不小的差距,先宇觉得,一时看不到未来的出路和希望,还是痛下决心要离开服务近20年的国有体制,远赴新疆一家私营煤炭企业打工。
 
先宇说,他离开现在服务的体制可能有三种方式上的选择:办理内部退养手续;办理离岗休养或者干脆辞职。目前还不清楚他会以哪种方式离开。
 
当然,每种方式下先宇得到的保障是不同的,最好的办法是内部退养,每月可以领一笔固定的生活费;最差的是辞职,过去的积累将被一笔勾销。但愿他能够办理内部退养手续,这样的话即使离开了原单位每个月会给他发1000多元的生活费。
 
先宇要去的煤矿位于昌吉市下辖的某民族自治县,以产馕饼闻名于世,距离昌吉市区约三个小时的车程。北疆冬天的大雪不是一般的大,在电视上看到的是美丽的雪景,身临其境就是另外一番体会。
 
先宇选择远赴昌吉的唯一原因,就是那里私营老板给的工资高,女儿在意大利留学需要钱,先宇是父亲,需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崇年已经先一步去了麟游县
 
通过先宇的转述我才知道,崇年已经在一年前去了紧靠甘肃省的陕西麟游县,在当地一家煤矿负责人力资源,煤矿也是民营老板的。
 
不同于先宇的独自选择,崇年去陕西麟游县则是出于集团的统一安排。其所在集团托管了陕西当地民营煤炭企业的生产任务,除了一笔固定的管理费外,投资方根据既定的吨煤标准结合产量再向集团支付费用。崇年的远赴陕西,应该属于集团组织的劳务输出,一同奔赴陕西的队伍规模约为300人。
 
后来崇年告诉我,虽然是集团统一组织,远去陕西也是迫不得已。他在原单位属于宣传岗位,是三线单位(一线是直接生产单位,二线是生产辅助单位,如技术、销售等,三线是宣传、后勤服务单位),煤炭行业效益下降后,三线单位要率先裁员降薪。
 
为了逃避被裁员、被降薪的命运,崇年选择了背井离乡参加集团组织的陕西远征团。选择去陕西的人,与原集团仅保留劳动关系(崇年称之为只有档案在原单位),其他一切工资、保险等全部在陕西的企业里办理。
 
大家承受着背井离乡、抛妻别子的煎熬,得到的补偿是工资比在原先单位里高出一大截,心中略感安慰。毕竟在普罗大众的心里,钱是未来生活的最好保障。只有袋里有粮,才能心中不慌。
 
但是,据说年初国务院《意见》下发后,原先一直都能很好地遵守合同约定的麟游县本地私营老板,也受到了启发,暂停向崇年所在的集团支付管理费,根据产量支付的那部分费用也单方面下调了吨煤标准,其直接后果就是崇年的月收入下降了约30%左右。
 
“对方单方面违反合同,我们难道不能起诉他违约或者直接撤回输出的劳务吗?”我问。
 
“投资煤炭企业的私营老板也不是吃素的,他是看准了国家出台政策的大背景——煤炭行业普遍萧条。在中国打官司本就不是一句话的事,现在国家要去产能,你们集团必然要面对人员安置分流的压力,一定不敢轻举妄动,量你集团也不敢把300个就业岗位不当回事。”
 
崇年说,那位老板赌对了。
 
现在崇年每天都在祈祷,集团和这家私营煤矿的老板签了十年的托管协议,希望他不要单方面提前终止合同。麟游县就是因为隋朝时传有麒麟游观而得名,麒麟是传统民俗礼仪中的祥瑞之兽。身在麒麟出没之地,相信崇年一定能够如愿。



去产能大潮下,先宇、崇年们将何去何从
 
不从事煤炭及其相关行业的人,一般不会去看国务院《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这份文件清晰、明确地提出了煤炭行业去产能的主要任务,并且从奖补支持、做好职工安置、加大金融支持、盘活土地资源、鼓励技术改造、其他政策支持等六个方面提出了具体的政策措施。
 
政策措施中的第十四款明确提出“做好职工安置。要把职工安置作为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的重中之重,坚持企业主体作用与社会保障相结合,细化措施方案,落实保障政策,维护职工合法权益。安置计划不完善、资金保障不到位以及未经职工代表大会或全体职工讨论通过的职工安置方案,不得实施。”其具体举措有如下几条:
 
1、挖掘企业内部潜力。核心目的是采取协商薪酬、灵活工时、培训转岗等方式,稳定现有工作岗位。

2、对符合条件的职工实行内部退养。条件是距离法定退休年龄5年以内的职工。

3、依法依规解除、终止劳动合同。

4、做好再就业帮扶。通过技能培训、职业介绍等方式,促进失业人员再就业或自主创业。
 
单就文件内容来看,无论是留是走,政府为煤炭企业职工做的考虑与安排,不可谓不周全。一共有四条通道,职工(当然也包括干部)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适合自己的路子。留或走,都应当是愉快的。
 
熟悉国情的读者诸君一定清楚,中国幅员太辽阔,各地的情况千差万别,没有哪个政策能够涵盖中国所有地区的特色而能举国通用。就拿煤炭行业去产能带来的就业岗位压缩、人员分流来说,东北与西北、华东与华中的区别是很大的。
 
东北是传统的老工业基地,就业形势本就严峻,因为本次去产能导致的二次就业将异常困难,而民营经济相对发达的华东地区则压力略轻。但就行业整体来看,无论是哪个地区,对于二次就业的个体来说都将是个痛苦的再选择、磨合过程。
 
煤炭行业有一个特点,就是就业的家族式集聚,父母孩子都在一家煤矿就业的情况比比皆是。目前的情况下,可能就要面临父子同竞争一个就业岗位、母女皆有下岗再就业之虞的窘境。全家人的饭碗在一个时间点共同遇到挑战,这给人的内心造成的煎熬与撕扯,不是行业外的人士所能理解的。
 
文件提出的四条出路,落实到实践中去,可能就是一地鸡毛。煤炭行业有580万人的就业大军,从今而后数十万人将因此而背井离乡,孩子们也可能就此变成矿区的留守儿童。先宇的女儿从意大利回国后只有赶到西北边陲才能看到父母,崇年说,他现在只能一年回一趟潜山县老家探望年迈的父母双亲。思虑至此,怎能不让人掩面长叹。



改革季风
 
笔者当年读研究生的时候,曾经在高小勇先生主编的《经济学消息报》上发表过一篇题为《改革季风》的短文,就是谈论煤炭企业的“破三铁”、“合同风”、“学邯钢”、“下岗分流”等问题,短文最后略带煽情:“我们不得不承认,在由计划向市场的转轨过程中,曾经是政策性亏损的煤炭企业,绝大多数没有找到真正适应市场机制的改革措施,他们还将在跌跌撞撞中前行。国有煤矿,征途此去路漫漫,请你走好!”
 
几千个日日夜夜悄悄过去了,几经兜兜转转后煤炭行业好像也没走出多远,当年经历“破三铁”、“下岗分流”的人好多还在岗位上,不期然又迎来了新时代的“去产能”。随着时代的进步,名词倒是越来越与时俱进了。
 
老实说,煤矿里有很多人以前可能并不知道产能为何物,但如今已清晰了然,在发出去产能的号召后,自己的饭碗已经端不稳当了。


更多资讯、海量视频、专业财经金融信息,尽在识局网!还在等什么,赶紧进入:www.ishiju.com 


我们是识局团队!

读者投稿请联系content@ishiju.com

人才应聘请联系hr@ishiju.com

商务合作请联系yanghao@ishiju.com

申请转载请联系 sunxl@ishiju.com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