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困难,是病,得治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19 18:27:2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这几天夜里12点以后我都在为选一把婴儿高脚餐椅而纠结。出身于建筑学院的我,在经过一轮功能研究后,终于把范围缩小在了几把口碑不错的设计师椅子之间,继续纠结:icandy美貌又可作摇椅但是底部太大又不能收合,闺蜜推荐的Nuna Zaac和OXO Sprout款式类似、都是方方正正有点大,剩下三个集外貌大小、功能性,而且三张椅子都获奖无数, Stokke和Nomi是同一个设计师的作品,除了价格之外都很完美……在我纠结的第三晚凌晨2点,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多么愚蠢啊!忘记把时间成本算上。我是用选择一件艺术品的眼光在挑剔一张椅子,有必要这么纠结吗?而且,现在就为一把椅子,那伴随娃成长,往后的幼儿园,幼升小,小升初,中学,大学,兴趣爱好,学什么专业,做什么工作、选哪个女朋友(怕也轮不到我操心)……我从此还能有安生日子好过吗?


 拖拖拉拉、犹豫不决是我的一大毛病,这么多年,给我造成不小的困扰,严重影响我的生活质量。而我并不特殊,身边的朋友都多多少少受到选择困难症的困扰。选择哪个offer,留在一线城市还是回家乡发展,买哪部车子,穿哪条裙子约会,甚至去哪里吃饭、吃什么都会令大家头疼不已。身处现代文明社会,资讯发达,可供我们选择的物资实在太丰富,这可把我们都宠坏了,但在客观上也折磨着人类。


 1973 年,Walter Arnold Kaufmann第一次在他的书《Without Guilt and Justice》中提出了选择困难症(Decidophobia)这一概念。选择困难症是一种心理障碍,对人的一生影响深远,即使拥有很高的智商与情商,都会不知不觉地被犹豫不决和后悔制造的困境拖后腿,长此以往很难成大事。  


是的,选择困难,是种病,咱儿得治。



选择困难背后的心理机制

 

1. 完美主义的贪心。 凡是有选择恐惧症的人,都有完美主义的倾向。某种程度上说,选择困难症也有强迫症,而且对自己极度苛刻,希望能做出的选择必须是最大限度的理想化的选择。

 

2. 害怕承担责任。著名鸡汤学家沃.滋基硕德曾说过:选择比努力重要。一些重大的选择可能会对自己的一生有深远的影响。我们往往害怕抉择后导致的后果并非所愿,所以不敢做出决定。“愿赌服输”在这种情景下反而显得大气豁达。

那么,怎样克服选择困难?

 

1.小选择,开心就好

心理学家Sheena Iyengar做过一个经典实验:在食品店的桌子上分两次分别摆出6种24种味道的果酱,让顾客免费试吃,然后统计他们试吃的种类数,以及试吃之后是否会真的掏钱购买。结果显示,面对6种口味选择的顾客中,有30%购买了其中的一种果酱;而有24种口味选择的顾客,却几乎没有人愿意购买果酱。

这个实验的结论是,当选项太多时,我们没法认真考虑所有的选项,甚至会放弃做出选择。

因此,我们在面对,诸如明天穿什么衣服,去哪里吃饭,买哪个包包之类无关痛痒的小事,不妨学学facebook的小扎准备一打灰色T-shirt,有意提醒自己不要浪费过多时间在“穿什么衣服”等等不重要的事情上。可以有意的减少自己的选项,或者闭着眼睛随便选一个,怎么开心怎么来。

Facebook小扎的衣柜,他认为不应该浪费时间和精力在思考明天应该穿什么衣服上。 


2. 大选择,想清楚“机会成本”以及“沉淀成本”

张爱玲在《红玫瑰与白玫瑰》中写过:“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这段话除了说明,人类容易犯贱之外,也很好的提出了“机会成本”的概念。机会成本的定义是:为了得到某样东西而必须放弃别的东西的最大价值。成熟的人明白,每种选择都有代价。

 

当年蔡崇信放弃580万年薪而加入月薪只有500人民币的阿里巴巴,后来他解释说:

“我见过他们18个创始人,都是马云的学生,一群没出过国的人,但个个精力旺盛,龙精虎猛,感觉很奇特。我跟马云说,你把股东名单发我,我给你注册公司,马云就发来了传真,18个人都在上面。虽然他们都是马云的学生,但马云把他们看作创始人和伙伴。与同伴分享,这在创始人中可不常见,我就动心了。跟谁干,跟人的感觉,有没有操守,品格如何,值不值得信任,有没有友情。如果觉得对方会照看你,你就有纵身一跃的勇气。我绝对相信人的因素。耶鲁法学院的学位在政府和商业世界里都很稀缺。换句话说,我去冒险,风险收益是不对称的(asymmetrical) ,下行风险(downside risk)很小,上行收益(upside benefit)可能很大。说到底,如果我去阿里巴巴干半年,公司不行了,我还是可以再回头去干税务律师或者做投资。”

蔡崇信可谓是把机会成本算得很清楚,放弃580万年薪的安稳优渥的生活,全身投入到阿里巴巴换来一个改变世界的机会。在今天,听起来似乎是个很轻松的决定,但在20年前相信这也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或者说,换做是你,你能做出同样的决定吗?

很多时候,有妹纸面对相处多年的男友劈腿,不仅不立刻分手反而却拼命挽回,其实是舍不得自己已付出的时间、感情、金钱。又或者不敢辞去一份没有激情的工作,是因为里面包含了打拼多年的人脉、资源…… 这就是沉淀成本的力量。

沉淀成本是在商业或决策中,已经付出且不可收回的成本。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投入在股票市场里亏了的钱。但它的力量非常巨大,时常在不知不觉中影响着我们的决策。人们在决定是否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不仅是看这件事对自己有没有好处,而且也看过去是不是已经在这件事情上有过投入。


之前我们公众号上转载过一篇关于英尔特总裁格罗夫的文章,其中提到一个经典的案例。英特尔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硬盘制造商,从1968年开始,它的主要业务和利润都来自于硬盘。但后来日本硬盘公司异军突起。在连续六个季度收入暴跌之后,格鲁夫问摩尔:“如果我们下了台,你认为新来的家伙会采取什么行动?”

摩尔犹豫了一下说:“他会放弃硬盘生意,去做处理器”

格鲁夫目不转睛地盯着摩尔:“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不自己动手?”

英特尔在此后一举成为世界上最大的CPU生产商。

这种壮士断臂的止蚀需要站在高处统揽全部的智慧。而这种智慧从哪里来?

记得一个有哲理的段子:年轻人问老板,如何成功,老板答曰:做出正确的选择。年轻人继续问,那么如何做出正确的选择呢?老板沉思了一下说,从错误的选择中来。

沉淀成本在我们生活中无处不在,绑捆我们的认知却不自知。在我们做决定时要有意识提醒自己反思,是否被沉淀成本所束缚着。但不管机会成本还是沉淀成本,最终,最本质都是乔布斯这段话:


“Remembering that I will be dead soon 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I've ever encountered to help me make big choices in life,because almost everything--all external expectations,all prides,all fear of embarrassment or failure--these things just fall away in the face of death,leaving only what istruly important.”

中文:“ 想明白我很快就会死这件事,是我一生最重要的醒悟。它帮助我在生活中做出重大决策,因为几乎所有的事情—— 外部期望, 所有的骄傲,所有对尴尬或失败的恐惧,这些事情在死忙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从而留下真正重要的东西。”


我们每个人都应该花时间,好好琢磨,究竟什么对于我们来说才是真正最重要的!


感谢你那么有品味,还关注了我们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