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把口水喷到我脸上,好吗?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19 15:09:5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

                                              1    

             没得天理啦!教室里发出一声咆哮。

   

       这真是一个让人绝望的故事。就在昨天,班主任胡老师的教师工作手册不翼而飞,随之一起消失的还有他那桌子上的一叠请假条。    

       

        你们真是没得天理啦!畜生啊!班主任在台上恶狠狠地骂道。 

     

       显而易见,这肯定是我们班哪位人才的杰作。不过你可别怀疑是我。我算一个听话的学生了,至少他们都这样说我。我对此表示欣然接受,在班上我的成绩不坏不好,中等偏上。虽然这是一个县城的普通高中,但是至少也是重点班,虽然总共才两个文科班,也都叫重点班。不过根据历史的经验,如果我能保持住班上前五名,我就基本能上一本线,不过也只是上一本线,仅此而已了。但是这就是我的梦想了,我就想离开这个鬼学校,逃脱这个鬼地方。仅此而已了。    

        

       你想你一定有这样的经验,在学校期间总有至少一个少根筋的反革命分子被大部分人唾弃和镇压。我的同桌彪哥就是这样的人,他长的有1米85,家里也不穷,按理来说应当是一个高富帅了。可是现实情况没这么简单:他脸上长得全是痘痘,坑坑洼洼的,而且他每天都强迫症一般在不停地扣,越扣越自得其乐。所以我用血肉迷糊来形容他的脸也并不为过。他没有哪里帅气,可是说丑,也不是来自五官的缺陷,而是给人的感觉过于猥琐。他驼背很明显,且神情呆滞。他最奇葩的地方在于他的思想是如此地卓越不群。他的语言不是口语,全是网络小说里的腔调,诸如“小子”“我倒”“你不要太贱”之类。    

      

      还有一点也使得他如此讨厌就是彪哥不讲卫生,他有严重的鼻炎又从不会忍受片刻,总是忘我地发出轰隆轰隆的鼻腔共鸣然后将一口黄彤彤的浓痰准确无误地吐在我们的周围。他从不洗衣服,都是他奶奶每周来看他一次,给他换衣服和洗澡,所以他有十几双袜子,他把袜子穿过一次就放在床底,等着每周他奶奶把这些有星星点点霉斑的异物回收。他爸爸是黑煤窑的老板,赚了钱后和他的妈妈离了婚,通过世纪佳缘的网络牵红线,娶了一个比自己小二十多岁的网红做新娘,自然也生育了新的儿女。

       

       我们的彪哥就被遗弃在他奶奶家了,靠奶奶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他经常趁着奶奶不注意就偷看奶奶白小姐地下六合彩大全上的黄色笑话与敏感图。(他们通过看这种读物来猜测今天出的码数)彪哥不容易,买了一个mp4在家锁门看黄片,没想到他奶奶拿钥匙开开门,发现了,把他的电子产品砸烂在地。他还收获到奶奶一个热烈的耳光。可怜的彪哥只能省吃俭用,攒钱幻想再买一个mp4。妈的阿,我再也不会让这个老逼发现。彪哥颇有雄心壮志的宣判道。作为同桌的我还知道,彪哥每天坐在座位都在不停夹腿,靠挤压自己的阳具来获得接踵而来的高潮。哎,对于这样一个人,你说我能忍受吗?我们能忍受吗?这种东西有谁会看得惯呢? 

       

        所以我们天天打他,高兴时候打他更高兴,不高兴打他就高兴了。当他奶奶知道我们欺负他后,他奶奶在我们寝室发表了一通慷慨激昂声泪俱下的演讲:我家可是有钱人家,我彪伢子穿的都是圣得西鳄鱼皮鞋这种牌子货!配的黑框眼镜都要两百多一副!我彪伢子虽然没你们那么爱兴风作浪,是老实孩子,但是你们要知道我们家中央有人!微信上有篇文章很有道理:这个社会不是看你的智商,而是看你的情商能力!将来我的彪彪随便搞关系能进政府当公务员,你们只能去当土匪流氓!   

        

       演讲的结果是,我们这些注定当流氓的人打她孙子打得更加凶,我们甚至安排了打彪哥轮流值日表,只要一下课就打,不停地打。一个字,就是要打。我打!假如他还敢告诉老师,那我们就集体打他。彪哥只能抱头被打,我说这就是宿命,人的宿命,彪哥的宿命。这突然让我想起乡里大王一句话:这样的东西我们来打都脏了手。嗯,他说得一点也没错。    班主任一定对我有偏见。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让我和这种东西做同桌。哎,还是来说说坐在我后面的朱小猫吧,那是我玩得最好的朋友。我每当下课就和朱小猫一起去上厕所,其实往往我并不想上厕所,我只是无聊。待在教室或者就那么趴在走廊上,像傻狗一样,实在无趣。下课有十分钟,我们为了珍惜青春,并不想采取就近原则去本楼层上。世界那么大,我们也有厕所和远方。所以我们会选择在教学楼后面的图书实验楼,而且还是三楼或者四楼,那样会使我们的课间时间得到正确地浪费。

        

       有时候我们流连忘返,就导致上课会迟到。总引起班主任对我们的怀疑,因为不可能两个人同时都患有严重的肾虚和尿结石。可是我们身上都没有烟味也没有毒品的痕迹,他只好忿忿说:你们两个神秘莫测的家伙,总有一天我要揭穿你们的谜底!   

        

      我知道班主任是永远无法理解我们了,真是奇怪,我和猫哥也没有经过讨论规划,竟然就不谋而合,开创了散步养生式上厕所的战略方针,我想这便是默契吧,换成其他人肯定不能理解。就像小小猫对我说的冷笑话发出怪叫,翩翩起舞一样。换成其他人就无动于衷,不为所动了。

        

       班主任胡老师是一个老学究范式的中年晚期男子。由于雌性激素分泌过旺,他原本就因嘴巴漏风而显得口齿不清的塑料普通话显得更拖沓和阴森。所以我们亲切称他为胡奶奶。他喜欢斜着眼睛打量人,打量得出神就会情不自禁奸笑起来,像万圣节的那个南瓜灯。              

         要是他发觉你和他对视,他的笑容就会立马消失。立马,重点在于立马!因为他老了,所以他的脸过分松弛,这笑容消失得太快:他的脸一垮,就像老母鸡拉屎时屁股的收缩。我总担心他有一天眼睛,鼻子,嘴巴甚至整张脸都会掉在地上,然后被风吹向远方,最终被野猫傻狗大吃一斤。没办法,他已经老了,而且将无可救药地老下去,结局就是在不远的未来他将脑溢血突发而死在我们班级讲台上。 

           

          朱小猫和我说,他总在幻想胡奶奶到时候讲完解析几何然后突然口吐鲜血,含血喷人,喷出一个轨迹方程的样子。我听了想想也觉得确实很有震撼力。如果真如小猫所说,胡老师也是死得其所了。胡王或许能凭着死亡的行为艺术得个感动中国的大奖。    可是我总想,那他喷血的轨迹一定不会是严格函数!应该是非线性回归方程吧?

                                           2   

       下课铃响了。我敲了敲小猫哥的桌子,然后我们走了出去。这时吸毒的忽然走了过来,他说要加入我们。我和朱小猫对视了一眼,不知道他要干嘛。我们来到图书实验楼的厕所,然后我们的吸毒者掏出万宝路抽了起来。

       

       他眯缝着眼睛向不解的我们吐烟圈道:你们阿,图样图森破。我要是在三楼抽,每个人都得发一根,那我一包好烟不就没了?识得唔识得?

        

       事实上,吸毒的并不吸毒。他叫吸毒的是因为他第一次抽万宝路爆珠的时候说:我操,太爽了吧,真的和吸毒一样!我和小猫猫正暗暗赞叹着吸毒者的大智慧,学习他长者的经验。没想到突然走进来一个领袖气质的人。吓得我们的毒哥把烟丢进了小便池,气氛瞬间变得凝固起来。

        

        我正想着下节课肯定又免不了要迟到受罚,这时候领袖率先打破了沉默:你们是哪个班的,居然胆敢如此嚣张!小猫哥急中生智,胡乱编造了我们的班级和名字。没想到领袖听了激动得哭了起来,我堂堂一个保安队长,还比不上你们班主任吗!阿!你们这些不学无术的,昨天你们把邱校长的像,那是邱校长的像阿!他双手抱拳在空气中作了一个揖。

        

         邱校长照片的人头,都被你们挖掉了,人头啊,人头!还有没有王法了,你们心中!他越说越激动,原本背在身手的手只好再次拿出来擦拭自己的眼泪。吸毒的一见大势不好,就想逃之夭夭。保安队长揪住吸毒者,说你不能就这样走了,我不想成为实验的罪人!

       

          在毒哥的再三恳求下,保安队长从口袋拿出一支红色的尼龙笔,命令吸毒哥在厕所的墙壁上写下了这样一段忏悔录,记载着不应被忘却的历史:我是读书人,又是吃烟人。总把烟蒂丢尿盆,我是最错的!   

           然后我们听到上课铃声从远处传来,我们的吸毒王子终于被释放,他失落地和我们踏上了回教室的归途。

          

          我们来到教学楼,路过二楼。今天正好是高三毕业生来填报志愿的时候。一个化着浓妆的社会女人拦住我们的去路热情嚷道:同学,你们是高三毕业生吗?我和朱小猫相视一笑,害羞地点了点头。然后她说:那请问你们高考有多少分呢?

           

         我说我是刚上一本线!猫哥就说他刚上二本线,吸毒者没有我们有底气,就很老实地说自己考了两百五十分,没上三本线。社会女青年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    暴露,就是要把你们的成绩暴露出来!她一定是这样想的。她连忙将手里的招生资料放心地交到吸毒者的手里。为了缓解我和小猫的尴尬,我们也获得了神奇的招生资料。    我一看,那是湖南高尔夫职业学院的招生简介。社会女青年说:恭喜恭喜阿!喜从何来?你们都满足来我校的成绩。你们想报考什么专业呢?这个突如其来的幸福让我们措不及防,我哆哆嗦嗦地说我,我,我,我想报考咱家王牌高尔夫专业。猫猫也害羞地说他想报考本校保龄球专业。

            社会女魔头说,你们都可以的!像你们这种情况来我们学校可以获得高达500元每年的奖学金,还能获得价格不菲的精美国产笔记本电脑一台! 

           

          而我们的吸毒者这时却突然深情起来,他老泪纵横地说自己的理想是报考高尔夫职业学院的老年疗养与管理专业,为了能让自己病重在床的外婆享受到天伦之乐!(这个骗子,其实他的外婆早已经去世!)  

            我们对社会女王的好奇随着交流的不断深入而成反比地下降。最后我们实在不堪忍受她对我们隐私情况的频频追问。于是我们留下了班主任胡老师以及英语老师还有乡里大王的电话来哄骗她说这是我们家长的联系方式。然后我们转身潇洒离去,永不回头。

            

        告别了社会女子,我们偷偷潜入教室,还好这是每月一次的外教课。菲律宾的外教看到我们进来无动于衷。毕竟她对教室里的乌烟瘴气都能忍受,三个姗姗来迟的好学生有什么错呢。

            

        我回到座位,看到彪哥正在鬼鬼祟祟做什么,都快把头埋在书包里了。我仔细观察才发现他正在吃辣条,很隐蔽地吃,他把辣条藏在书包里,很慢地咀嚼,生怕我们发现。然后他吃完了,就把桌子上的水瓶拿进去,把水倒在辣条的袋子里,变成酸辣汤,喝下去。这使得他的嘴巴肿的像热狗一样。然后他把酸辣汤一饮而尽,打了个饱嗝,接着如释重负地放了一个屁。

           

        一种萝卜条的味道陆陆续续进入我的呼吸道,我感觉大事不妙。这时候,小猫的同桌幸姐捂住鼻子说:你们谁放屁!这时候彪哥转头看着我,眼睛单纯得像小鹿一样。这使得幸姐也跟随他的视线瞪着我,紧锁眉头。

          

        朱小猫看到就开始拍桌子,哈哈哈大笑起来,似乎是想举办一个欢迎仪式,把所有屁吃到自己的肚里。我踢了踢彪哥,恶狠狠地说:操,明明是你,你他妈欠打?为什么要陷害好人!   彪哥对我还是畏惧的,不敢反驳。只能无力地对着空气骂几句“妈的阿”“我靠,不要太贱”。因为我和他存在着利益关系,他的黄色网站都是我提供的。

            

        彪哥扣着脸上的痘痘,突然想起了什么,对我友好地笑笑:妈的阿,小子,你知不知道麻醉枪。我说:你要干嘛。彪哥附在我耳边说:哇,靠,你蠢阿,我们去买一个麻醉枪,然后把幸姐麻醉,不就可以轮奸她了?笨蛋! 

            

         然后彪哥还偷偷告诉我说这是他看名侦探柯南得到的启示,要我不要泄露给外人。我斜起身子对幸姐中老年恶趣味般地说:阿彪喜欢你!幸姐听了气得她原本紧锁的眉毛都立了起来,她说:彪哥,老实说,你喜欢我还是喜欢你奶奶?彪哥听了陷入沉思,默不作声。原本想吐出的浓痰也只好自己吞咽了下去,永远埋葬在自己的心灵深处。舞蹈家小猫看着又开始哈哈大笑,他像印第安人一样拿手拍着自己的嘴巴,发出沃沃沃沃的助威之音。幸姐这时趁势不无得意地问道:彪哥,你说,是你奶奶好看,还是我长得更好看呀? 

            

         终于下课了,幸姐带领同学们把外教老师围堵在教室。我们真的太没见过世面啦。幸姐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奇女子,她在上一个月连续给三个男生写了情书,他们分别是:狗王,黑金刚狼,乡里大王。黑金刚狼没有理会幸姐的追求,说爱情是幼稚的东西。狗王也没有理会,他说瞧不上这种女人。只有乡里大王迷得死去活来,可是幸姐也太傻了,我们班是文科班,总共8个男生,她同时给其中的3个写情书,怎么会成功呢。这就是她农民阶级的局限性。事实证明: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真的行不通。

             

        当乡里大王得知幸姐是如此开放后仰天长啸:我操,我操我妈哦。然后他的人生就痿掉了。我们喜欢他这一点,从不说操你妈或者操他妈,只说操我妈,颇有地藏菩萨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精神。幸姐还是一个喜爱文学艺术的优秀女青年,她对大冰和饶雪漫以及郭敬明作品的熟悉度让我们惊叹,她还把自己和乡里大王写成了浪漫的长篇爱情小说,在她的故事里乡里大王是骑着白马的小王子,她则是多情的公主,被狗王以及金刚狼王苦苦追求。她烦恼极了,不知道在三个男人间如何做出正确的选择。她的青春文学作品在班上传阅,我和小猫都感觉望而生畏,感慨自己三生有幸。还好自己相貌丑陋,还好我们有着肾虚尿结石的可能性。没有被亲爱的幸姐载入她的个人文学史。  

            

         幸姐堵住外教老师,她模仿老外说中文的腔调说:你有没有qq?qq,你有吗?我要加你!她看到外教无动于衷就说:qq,you,有吗?qq!qiu~qiu~!她听不懂中文的。旁边的同学善意地提醒幸姐。幸姐得到这如禅宗大师般的当头棒喝而幡然醒悟,痛改前非。她痛定思痛后自信地喊到:You is not is have a qq?   

           

          卧槽,原来还有人比我英语还差!狗王像得到了爱的鼓励,从人群里钻到外教跟前。然后从口袋掏出一块钱人民币,挥舞着说:Do you have美元!就是刀乐!l and you 换!他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人民币,再接着很有力地指着外教宣告到。人民币换刀乐!RMB!我和你换,我们换,换!他说着说着就和幸姐一起开始动手动脚,去摸外教的钱包,大伙也开始帮着他们对外教进行搜身行动。外教吓得不知所措,只能落荒而逃到办公室寻求庇护。

             

          关于幸姐有一个有趣的事:每次上数学课,小猫说总感觉幸姐神情恍惚,灵魂出窍。终于在昨天,幸姐交数学作业时贴上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胡老师,我要向您反映情况,这严重困扰到我的正常学习,就是您上课时能不下讲台吗?您老走到我们这边,然后停着讲课,把您的唾液溅到了我的脸上!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请不要把口水喷到我的脸上,好吗?   

            

          晚上分发数学作业,我们见到幸姐的作业不仅被撕的粉碎,还有很浓的臭豆腐味和口水痕迹。实际上不仅胡老师厌恶幸姐,在我们的心里,她也是历史的丑角。吸毒者下了个完美的定义:幸姐就是女版的彪哥。她以为自己是纯洁无辜的小天使,其实只是一个绿茶婊而已。其实我和彪哥,吸毒者和彪哥,我们所有人,包括你和彪哥又有多大的区别呢?谁比谁傻多少。我们都像彪哥一样依靠幻觉支持我们活下去,总把生活对我们的强奸当成温柔的爱抚。我们是最错的!

          

         结束了漫长的第一节晚自习,我和朱小猫决定今天不去图书实验楼上厕所了,我们要搞搞新意思。去校长办公楼上,体验一把当伟人的感觉。我们来到校长办公楼的第一楼,发现厕所的门紧闭着,我们听到里面传来连绵不断的水流声。小猫不怀好意地说:这一定是有女老师在洗澡!当我们正在争论是哪个女老师的时候,门突然开了。我怕里面的女老师以为我们偷听她洗澡,就对猫哥大叫一声:快跑!   

           

         然后我们跑出了几米,定睛一看,竟然厕所走出了那个保安队长!保安队长提了提皮带,指着我们叫道:站哒,又是你们!然后更兴奋地嚎叫:站哒啦!站哒!事实上,我们都待在原地并没有走动,真要跑早走了。猫哥不满地说:干嘛,我们就上个厕所。上厕所?保安队长神采飞扬:你说上厕所?上厕所要来邱校长这里吗,你们有资格来这里上,不在教学楼上厕所还特意跑到这里上厕所?你以为我傻吗?给我站住!               

            

           站哒!站住别动!保安王子的郑重其事让我很想发笑。小猫忍不住了,质疑道:那你就可以来这里上?保安队长眼里逼出一道寒光:我堂堂一个队长,你们班主任我都不放在眼里!你们算什么,老实交代,你们不可告人的目的!站哒!来了鬼了!你们要只是来上厕所的,我就把今天刚拉的屎全部吃光!于是,领袖队长怀疑我们偷了东西,用传呼机招来了他的手下,然后我们被保安们扣押到了学生处,莫名其妙记了一个警告。

 

           最冤的还是吸毒者,他正沉浸在上午被抓的痛苦中无法自拔,又在我们的带路下,被保安们从教室扣押了出来,他变成了幕后指使者。我们这个校园盗窃集团终于被一网打尽。其实我问心无愧,这真的不能怪我们给保安大侠们带路,只能怪吸毒者与队长间个人的爱恨情仇和恩怨。     


                                            3  

               咱们班8个男生,分别是我,猫,毒,狗,狼,乡,彪,麻。这也是我们寝室的所有成员......     (未完待续,预知后事如何,关注公众号,明天推送大结局!)    


我要推荐
转发到